走出近视保护三大误区

 眼保健操缓解疲劳而非治疗近视

 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专家何鲜桂医生提示,为免手上的细菌感染眼睛,在做眼保健操前应勤洗手。自08年推广新版眼保健操后,将眼保健操的时间从课前调整到了 课后,当中间歇的时间较短,使

学生们往往疏于洗手,“这是制度设计上的弊病。 ”何医生解释说,“但如果真正规范地做眼保健操,手是根本不会碰到眼睛的。 ”

中国推行眼保健操49年,青少年近视率却升至世界第二,眼保健操到底有用吗?针对这一质疑,何医生呼吁,不要夸大眼保健操的作用。 “学生们一天逾8小时的用眼疲劳不能全指望10分钟的眼保健操来解决。 ”何医生指出,导致近视的原因有很多,眼保健操有一定缓解眼部疲劳的作用,但并不能够治疗近视,要理性看待眼保健操的作用。

在眼保健操的推行中,也存在着困难重重。闸北区三小的卫生老师陈来秀告诉记者,眼保健操没有充分奏效与学生、老师两方都有关系。 “低年级孩子接受能力不够,可能被教了很多次还是找不到穴位。而高年级孩子则容易对眼保健操缺乏兴趣。 ”陈老师说,有些老师为了赶课时进度,往往忽略了眼保健操的重要性,占用了眼保健操的时间,没有很好地进行监督。

家长不应指望激光手术一劳永逸

卢湾实验小学的马裕谦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小书迷”,但却在小学一年级就早早地戴上了眼睛。这可急坏了马裕谦的妈妈,从鼓励孩子读书到恨不得“抢书”,马妈妈 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马裕谦的爸爸却认为,孩子这么小,爱干什么就让他去,大不了等度数足够深了就去做激光手术,一次性 “解决问题”。

 

对此,何医生呼吁:家长不应该抱有依靠激光手术一劳永逸的态度,放任孩子的近视度数加深。 “进行眼部的激光手术要根据个人眼睛的条件而定,不是所有人都适用。 ”

 

心理专家章淼榕忧心忡忡地指出,比起近视的遗传因素,家长对于保护视力的态度更有可能“遗传”给孩子。因此,一旦孩子出现近视的苗头,家长应该以正面的态 度,积极寻求专业帮助。并且,家长也要注意帮助孩子进行心理上的适应,比如:和孩子分享自己近视的经历,使孩子对视力的变化放轻松。对可能出现的同伴的挖 苦,家长应事先对孩子打好心理上的“预防针”,鼓励孩子勇敢、坦然地面对。

 

在孩子生长发育阶段,家长们应尤为细心地观察孩子们成长的变化。如果孩子出现了看事物眯眼睛、凑近看的情况,一定要及时带孩子前往医院进行检查,遵从医生给出的用眼建议或者对视力进行矫正,切勿延误控制视力下降的良好时机。

 

在学校检查视力时,可能因为孩子偷看或者记背视力表而出现检查数据的偏误。为了能够了解孩子真实的视力情况,家长应每隔半年给孩子进行一次视力检查。

 

“眼镜越戴越深”是误区

 

不少家长认为,常戴眼镜会让加深近视,甚至导致眼球凸出变形。其实这是长久以来的一个误区,何医生指出,孩子的度数加深和他继续使用错误的阅读姿势以及用 眼过度有关,并不是因为长时间佩戴眼镜的关系,眼睛发生变形则是因为近视不断加深所致。在选用孩子佩戴的眼镜时,也要格外注意轻质、安全、耐用等因素。考 虑到孩子处于生长阶段,要尽可能选择眼镜鼻托叶大一点的、轻一点的,以减轻对鼻梁的压力。眼镜镜架两侧不宜太紧,对太阳穴长时间产生压力。

 

对于市面上五花八门的护眼灯系列产品,何医生表示,现在尚无具体严谨的数据定论何种颜色、光源对眼睛伤害最小。无论选择何种照明灯,家长一定要在孩子阅读 或用眼的情况下,同时启用背景灯。照明灯瓦数宜在40―60度间,尽可能地选择光线柔和、频闪少的台灯。台灯位置应在一侧,避免直射孩子的眼睛或在阅读区 域留下阴影。